《歌者1》1-3

头等仓APP下载
(本故事纯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书已授权在头等仓驻站,转载请获取授权,出版版权及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歌者1》1-3
这简直太美妙了,刘海盯着投影幕布上变化的线条。
首先是高能的粒子云以极快的速度,无规律的穿梭于不可知的空间,这片空间大小无法测量。
然后高能粒子云开始冷却,逐渐它的颜色暗淡了下去,高能粒子变成了尘埃云,尘埃云聚集、旋转、凝结、碰撞,它诞生了,那就是地球最早的样子,一颗赤红色的星体。
赤红色的星体慢慢的开始冷却,流淌的红色岩浆冷凝成黑色的岩石。这个星球开始吸引周围更小的尘埃云,这些尘埃云有一些也已经凝结成了流星,陨石雨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也给它带来了水和生命。
一个紫色的点出现了,那是最早的单细胞生命,这一个点蔓延的速度极快,很快他就布满了整个星球,整个星球在太阳光线的照射下,显示出诡异的紫色。慢慢的在紫色之下萌生出另一种不同的颜色,紫色在淡去,这次不是一个点,而是全面的爆发,几乎是瞬间,它变成了绿色的海洋。
“这是叶绿素吧”,
“是的,刘老师,时间应该是35亿年前”
刘海完全沉浸于这令人目眩进化之中。接着是是白色冰河纪,然后冰封的大陆开始融化它又转变为了蓝色,在那里画面被放大了,第一只鱼从海洋里扑腾上了陆地,接着是更多的鱼,他们长出四肢,尾巴也开始退去,接着是哺乳系,猛犸象。。。
原始人开始逐猎他们的猎物,一支狩猎的长矛被扔出,它没有坠毁到地面,而是直接飞向了星空,变成了一颗人造卫星。
“这里能不能慢一点”刘海对着身后的研究员说到。
“刘老师,您说哪里?”
“人类文明进化的历程,能不能够慢一点,我想看清楚细节。”
“刘老师,这不是快慢的问题,这里并没有精确的数学模型,我们进行的是模糊处理,您是知道的啊。”研究员回答。
“哦,行,那你们继续做吧。”
刘海围着办公室走了一圈,检视了一圈他的学生,对其中几个有误的地方进行了指导后,就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在北京的时候他向李秘书多次提议再建几个超级计算机,供科学研究使用,但投入的费用太过昂贵,数据保存也是一个难题,而现在又是特殊时期,各方面都十分紧张,大家都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使,他这个提议没有被直接拒绝,也一直没有拨下来款项,毕竟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后来靠着石佳明的关系,刘海找到了他以前的同事。
石佳明的同事倒是十分的热心,邀请刘海去他们的公司做研究。他们告诉刘海奥德赛能够满足他的需求,相对于动辄数亿美元的超级计算机的建造费用,完成相同的计算,奥德赛的使用费用只需要其十分之一左右,而且使用奥德赛只需要在计算数据的时候支付费用,储存和调取查看,只需要一点点燃料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原则上,可以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使用奥德赛,只是去石佳明原来的公司,更容易和他的同事进行沟通,他的同事也可以协助解决一些程序上的设计问题,但科研程序的核心部分他们没有开发经验,这点得刘海自己解决。
得到上级的批准后,刘海就带着他的一群学生,远赴千里来到这百年老城:柏林。
上个世纪,那个疯狂的野心家,就是在这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无数人留下了痛苦和创伤,但他,确实改变了世界。
这次,世界将会不会因为这座百年老城而在此改变呢。
这次,改变世界的人,是不是自己呢。
“嗨,刘老师,您能帮个忙吗,帮我抬一下这台电脑,我拿不动。”
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在卡车前吃力的搬动着那台老式显示器,这个女生是刘海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也是他院里为数不多的女生。
刘海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这些狂妄的想法,向那个女生走了过去去。
“我来吧”
。。。。
“刘博士,你们有结果了吗?”
一个穿着休闲装,披着齐腰长金发的女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她打断了刘海的美梦。
她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男生的眼球,刘海知道,他研究院里的这些学生,都是属于智商偏高的类型,但情商却都不怎么样。又整天沉浸在研究院那种单一又缺乏交流环境里,大多数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碰过,更别谈有女朋友了,这样的美女对他们来说是很具有吸引力的。
“咳,咳。”
刘海轻声咳嗽了下,他的学生又埋头各自整理自己手中的数据。
“蒂娜,你好,我们创造了这个,你看。”
刘海兴奋的给她看屏幕上的那颗旋转在星空上的蓝色地球。
“你们使用了主链50%的算力,搞了整整三个月,就搞出这个?”
蒂娜走到幕布前指着这颗蓝色的星球,带着惊讶的表情,但随之这种惊讶变成了不满。
“对,他会被永远的保存在这个分布式的网络上,什么时候想看,我们都能调出来,多美妙的一件事,不过,我们还想更进一步,下面,我们想创造一个太阳,想想在计算机系统里,永远的拥有了一个不会消失的太阳是一种什么感觉。”
刘海滔滔不绝的讲着他那宏伟的计划。
“这又有什么用呢?”蒂娜问道。
“怎么会没用呢?在一个永远不会丢失数据的分布式计算机系统里,拥有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地球,还有太阳,总是一件好事,怎么会没用呢!”刘海辩解到。
“可以你们不是来做科学研究的吗?据我所知,你们的科研项目,不是这个小破球吧。”蒂娜盯着刘海。
“我们这不是在做测试嘛,科学研究嘛,总是要慢慢来的别急啊。”刘海又开始滔滔不绝。
“你在做测试?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测试,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研究经费。你们使用奥德赛的算力,是需要支付token的,这些token是我们公司的董事会替你们支付的。你知道这有多困难吗?你知道我们现在的财务状况吗?”
“把这些token捐给你们,是本着两国友谊交好的原则,帮助你们做科学研究的。不是给你搞个人艺术的。而你却自私的花光了他们。就搞出了这么一个小破球。”
“你怎么能说这是小破球呢,你会知道这是值得的。”刘海继续辩解道。
“你自己向你们领导解释吧,我要向他发送一封邮件,说明这一切的情况,我不会替你隐瞒你的所作所为的。”
蒂娜十分生气,转身就走,被刘海一把拉住了手臂。
“蒂娜,别急,别急嘛,我不是说过了,这是科学研究嘛,科学研究,总是要花些钱的,我说过,你会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你知道的花了多少钱吗,你们花掉的token,按照市值折算,接近1000万美金。如果你们还想要继续使用奥德赛的算力完成预期的研究,至少还得这个数。”蒂娜很平静的丢出了这一个重磅炸弹。
“怎么这么贵啊”
“这都够造一个小型的超级计算机了”
刘海的学生在下面窃窃私语。
蒂娜口中的奥德赛,指的是一种全新的分布式超级计算机,他的计算能力,由加入到其中的节点总数决定。基本等于加入到其中的所有计算机的计算能力之和,有一点计算能力上的损耗,被用在加密安全上。
所有加入到奥德赛网络中的计算机,将不停的向奥德赛主链提供算力,并以此获得token作为回报,这些token的持有者,可以支付token调用整个奥德赛的资源来进行计算某一件事,或者某一项科学研究。
奥德赛的设计完成之后,吸引了一批疯狂的淘金客,就像第一次淘金热潮时那些旧金山的淘金客一样,只不过这次的淘金环境,是建立在一个虚拟的环境里的。他们向奥德赛提供计算能力,获得token,然后再把这些token变卖给那些需要它的人。
在超级计算机里需要运行上百年的项目,在奥德赛上,只需要几天。当然他的安全问题,一直是被讨论的最多的。也正因为这样,在奥德赛的设计之初,就有这样三条核心的代码宪法:
第一:运行在奥德赛主链上的计算机不得拒绝任何一个节点的资源调用请求。
第二:任何节点的资源调用请求不得超过奥德赛总计算能力的51%。
第三:当超过50%的节点数一致否定某一个节点的资源调用时,这个被否定的节点,所有的资源调用将被强制中止。
正常情况下没有一个项目可以调用奥德赛100%的计算能力。经过十年的发展,奥德赛计算能力已经达到了全世界已经生产出来的电子计算机总计算能力之和的一半以上,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计算机群体。
在这样的庞大的算力基础下诞生出了,这样一个真正的民主的项目,通过金融和选票的手段,以确保这些庞大计算能力,不被个人或者某些邪恶的组织所利用。
这就好像,你不可能让一个国家的人,一致认为一件错误的事情,它是正确的。
奥德赛的计算速度要远远快于现有的超级计算机。这使得它非常适合做一些超级计算,这些计算往往都超出了现有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我们会付钱的。”
“至少,让我们做完这颗星球的细节模型吧,就快完了,相信我剩下来的这些用不了多少算力,花不了多少钱。”刘海的话语带着些许恳求。
“可是,账户里已经没有token了,算力提供会被自行切断,这是系统基层的运行的法则,我们干预不了,你们应该早就知道这点。。。。”
蒂娜对着刘海摇了摇头,还是走出了房间。
钱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难题,刘海想着,掏出了手机,从头到尾翻了一遍也找不出一个能借到这么多钱的朋友,接着他看到了石佳明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刘海:喂,喂,是石佳明吗,我是刘海啊。
对面的声音似乎很吵杂。
石佳明:是老刘啊,你好,你好,你在德国还好嘛。
刘海:还好,一切都挺好的。
石佳明:怎么样,李秘书交派给你的项目,进行的还顺利吗?
刘海:顺利,一切都顺利。
石佳明: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模型的参数又有哪里不明白了。
刘海:不是。。我只是。。
刘海不知道怎么开口去找他借这么庞大的一笔数字,他想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刘海:是这样,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石佳明:你说吧,什么事。
刘海: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刘海:我们这个项目,研究经费不足了,现在上面的拨款还没到,研究已经快被强迫中止了,我想,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点,等上面的经费拨下来以后,立马还给你。
石佳明:需要多少?
刘海:大概1000万美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后。
石佳明:这么多啊,老刘,你知道的,在那之后我也没有那么多钱了。这个数目,我是真的拿不出来,你还得另想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对方的信号变得更吵杂了,开始听不清石佳明在说些什么。只听见一个女的声音在喊石佳明的名字,说到,要生了,要生了。然后他又听到了石佳明那模糊不清的声音。
石佳明:喂喂,老刘,我老婆要生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去看她,晚些再和你联系。
电话挂断了,刘海知道石佳明没有骗他。石佳明在那次会议以后,在北京呆了几个月。上级给他安排最好的医生,做几个月的康复治疗,癌症,没有完全治好,但也算是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医生说,按照石佳明的情况,再活十来年,都没有问题,如果一直保持良好的心态,还能活更久。在那之后石佳明就花了一大笔钱,在四川找了个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修了一个很大的庄园,他的妻子是四川人,故土之情总是难以割舍。
石佳明给他的庄园起名叫做新伊甸园,取自圣经中的神话,也寓意着他的新生。
在来德国之前,刘海曾经受邀去过一次新伊甸园,那真是一个童话般的地方,庄园的主体是一座欧式风格的城堡,有10层楼那么高,城堡的后院有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水很干净但不深,清澈见底,湖里水倒映着远处的那座雪山,就像童话里爱丽丝的仙境
这他妈的才叫生活啊,刘海想到这里,突然一拍桌子,吓得他的学生都看向他这里。
“看来他没借到钱”
学生们又在底下窃窃私语。
你们懂个屁!刘海突然想骂人,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好好计算自己的模型”他说出了这句话。
这时又有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那是这家公司的CEO—查尔·维兰德。
石佳明几乎花光了所有的钱,为自己和妻子造了一座庄园。
庄园的选址最终定在了张璇的家乡。在崇山峻岭的川脉之中,找到了一个温度湿度,海拔都适合居住的环境。
石佳明的婚礼是在庄园落成的那一天举行的。他的朋友不多,邀请的那些同事,一大半都来不了。和李秘书说的一样,这年头谁都顾不上谁,大家都有自己的事,都很忙。
张璇的朋友倒是非常多,而且几乎都是女生,叽叽喳喳吵闹的没完,石佳明实在是应付不来这种情况。张斌倒是乐的开了花,他这人就是喜欢这种热闹的气氛,看上去没个正形却也多才多艺,被这些小美女们围着,一会让他表演魔术,一会让他讲个相声,还都难不住他。
最后倒是张斌带来的一帮同事帮了不少忙,婚礼的筹备,现场的布置,几乎没有让石佳明操心。出乎意料的是,李秘书亲自来参加了他的婚礼,他压根就没有想过给李秘书发请帖,应该是张斌代发的。那次会议以后他知道了李秘书所在的职位,这样一个大人物能够参加自己的婚礼对石佳明来说是万分荣幸的。
石佳明和张璇在花海里,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交换了戒指。
之后他是如何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新房,是如何,如何。。。
他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沉浸在甜蜜的二人世界里。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他这才想起来了给张斌打了个电话。
“喂,是张叔吗,我是石佳明”
“哦,是你小子,怎么现在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璇璇还好吗。”
“好,好,一切都很好,谢谢你。谢谢你为我们筹办婚礼,谢谢你这些年对她的照护。”
“好了,好了,还是那么婆婆妈妈。”
“真的很感谢您。。”
“别光谢我,好好待璇璇,你要是待她不好,我就坐飞机过去揍你。”
“坐飞机?您不回老家任职了么。”
“调任了,老霍那个家伙,说形式越来越严峻了,正是用人的时候,就把我调回北京了。”
“外面的形势更紧张了吗,可我没从电视上看到什么啊。”
“电视上能看到什么,你就甭操这份心了,你不是已经拒绝他们了吗。你就安心的待在那里,和璇璇一起好好的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
“嗯。。。”
“还有,你资助的那几个孩子,就是在上海看到的那几个,那些游泳“冠军”,他们不少都进了军校,以后也都是为国效力了。”
“那很好,至少,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还有啊,庄园的安全保卫得加强,没有安保人员可不行,过两天,我会派一批可信人过来,这也是上面对你关心,这些人你放心的用,都不用你花钱,李秘书说了,你是国家重要的人才,这些是你应该享受的。”
“那真是太感谢他了,替我谢谢他。。。”
“那好,就先这样,我还有公事,有空我再去看你”
次日,上面派来的这批人就到了石佳明的庄园。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那天接他去北京的那两人。派来的人数也远远超过了石佳明的想象,他粗略的估量了下,不下百余人。
那个和雷晓文形影不离的高个子,担任了新伊甸园里的保安队长。负责新伊甸园里所有人员的管理和调配。这人很奇怪,大家都叫他阿东,他似乎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派来的这些人,从花草护理到家禽喂养,从农作物种植到医务人员,各行各业的身影似乎都浓缩到了这个小型的社会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独立的社会结构。石佳明的新伊甸园俨然就变成了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这世外桃源的主体是一座欧式风格的城堡,大概10层楼那么高。城堡的前面有一片紫色的花海,那是张璇最喜爱的丁香花。
穿过花海往前走,会发现一片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足足有十几个足球场那么大,他们在这里面修建了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里的水源是从后山的湖泊人工修凿渠道引流而来,又从更远处的地方引入另一条小溪。
再往前,就是庄园的生态系统群了,这里有农田,也有家禽养殖区。士兵们在养殖区的外围建立了岗哨站,那里是进入庄园的唯一入口,
城堡的后面就十分有意思了,后院有一个天然的湖泊,湖水很干净但不深,清澈见底。远处的山崖常年在雪线之上,总是落满了厚厚的积雪,雪山投影在清澈的湖面上,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张照片。
湖泊的水源是来自雪山上融化的积雪,积雪融化的速度不紧不慢,自然的形成了一条冰川瀑布,庄园内的生活、灌溉用水正是来自这条冰川瀑布。多余湖水,又被被几条分叉的溪流引到地势更低的地方,使得湖泊的水位线总是维持在一个特定的深度。
远处的雪山,其实一座孤风,雪山的背后就是万丈悬崖,没有人能够从那里进入庄园。张璇很喜欢这座雪山,一直想登到山顶看看,雪山旁也修建了一条通往山顶的公路,只是石佳明的身体还不足以支撑他能够攀爬这座雪峰。
这天是张璇的生日,外面下了大雪。新伊甸园也整个被白雪包裹,张璇站在城堡的楼顶,眺望着雪山那边,那边有他们自己修盖起来的树屋,树屋也被白雪覆盖。只能隐隐的看见一个轮廓。
石佳明走了过来,给她披上一件毛绒大衣。
“怎么不穿大衣啊,外面这么冷。”石佳明关切的问道。
“我想冷一点,冷一点,就好像可以和它们融为一体。你看,远方的群山,都被白雪覆盖,整个世界都是那么,那么,纯净无暇”
张璇一时找不到词语去表达,整个人处于一种窒息的状态。
石佳明顺着张璇的目光望去,他知道,张璇一直都想去往那座雪山之巅,只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她一直没有说出这个心愿。
“璇璇,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
张璇高兴的跳了几下,扑在石佳明的身上。
“你,带上这个。”
石佳明从怀里取出一只墨镜,给张璇带上。然后又取出一只给自己带上,他指着天空中那轮明亮的月亮说道。
“正常情况,在下雪的时候是看不到月亮的,因为雪花是大气中的水蒸汽直接凝华或水滴直接凝固而成。这些云层会阻隔天空。但今天,在我们这个方位,没有云层遮挡,可以清楚的看到月亮和星星。”
“你是要把这轮明月送给我吗.”张璇笑着,从侧面抱住了石佳明的脖子。

        “是的,璇璇,我要把月亮,送给你。”

石佳明操作着手中的遥控器,调试着墨镜的光学放大的功能,张璇这才发现石佳明递给他的不是普通的墨镜,而是一种电子望远镜。

 

从眼镜中看去,甚至能看清楚月球表面的环形火山。很快,张璇就发现了今天的月亮的与众不同之处,在那些环形火山的连接之处似乎闪动着某些光点,起初张璇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但慢慢的这些光点连成了线,他们构成的有意义的图案。

那是几个红色的大字,祝 张璇 生日快乐,这些字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消失了,张璇摘下眼镜,轻咬着嘴唇看着石佳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石佳明还是猜出了她想问的问题

“这是怎么做到的。”

石佳明转过头来,疼爱的看着她说道:

“这是一次高频粒子射线束的远距离穿透测试,我的一个朋友负责的项目,激光是从南半球的一个观测站发出的,几个月前我知道他们在做这个项目,就拜托他们把测试的靶标换一换,本来是想趁着雪夜的云层,在整个夜空上直接显示,那样的话整个南半球的人用肉眼就可以直接观察到,但他们说不行,这样的话对设备的损耗太大,甚至会直接烧毁,靶标不能换,顶多让我写几个字”

张璇她踱步到石佳明的身旁,他再次搂住了石佳明的脖子深情的吻了下去,在繁星的闪耀下,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石佳明挂掉刘海的电话以后,就冲进了病房,医生说,不是很顺利,一直在大出血,庄园里没有血库,只有喊来全部的工作人员来匹配血型。

  张璇一个人走在一望无际而又炽热的沙漠上,头顶的太阳就像一个炼钢炉快要把她烧尽,她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暂时躲避一下这熔炉一般的太阳,可抬头望去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漠,除了沙还是沙,连一粒小石子都没有。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开始脱水了,嗓子火辣辣的疼,这股疼痛慢慢的蔓延至全身,就像有人要活生生的把她撕成两半一样,她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倒在地上,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她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喊着丈夫的名字,那颗太阳依然高悬在那里,像一个巨型的鼓风机,把这炙热的地狱之风一波又一波的吹遍她的全身,她感到自己就快要燃烧起来。
“璇,别怕,别怕,我在这,没事的,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别怕。。。。。我在这里”
这个声音不知道从这个世界的那里传来的,像是从她的意识里直接冒出来的,而不是通过耳朵听到的。
同时天上太阳逐渐暗淡了下去,乌云开始聚集,她感到的一丝凉意,一滴雨水落在在干枯的嘴唇上,很快变成了漂泊大雨,雨水冲刷着她的全身,这清凉让他很舒服,他很享受的扭动着,想让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被雨水冲刷到,她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拍打她的脸,迷离的意识开始恢复。
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脸,他的泪水啪嗒啪嗒的全滴在自己的脸上。
“醒了,她醒了。。”好像是他丈夫的声音。
“药力刚刚过去,还没脱离危险,你继续跟她说话,不要停。。。”
“请务必全力救她,拜托了,只要你们能救她,每人两百万。。。”
“你说,救谁?”
“当然是我妻子啊。。。。”
“我们会尽力的。。。。孩子。。只能牺牲掉了。。”
“可以。”
张璇感到很累,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这次没有太阳了,是夜间,天空很清澈没有一丝云层遮挡,繁星在纯黑色的夜幕上闪耀,脚下,是一望无际的冰原,纯洁透亮,没有一丝杂质,它像一个巨大的镜子反射着星空的每一个细节。
冷,刺骨的寒冷,这次,她知道是梦境,她不再向前走了,而是蹲了下去,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环抱起双臂把脑袋埋了进去,只露出眼睛,看着冰原和夜空交接的远方,那里似乎可以延伸到无限远,天空中的银河和冰原上的倒影连接成了一个环,一头连接着无限遥远的过去,一头连着无限遥远的未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佳明。。。。。。
石佳明坐在藤制的吊椅上,脚轻轻的点了一下地面,又把自己推出了一点距离,接着吊椅又带着他荡了回去,他独自回忆着这一切。
他没有开灯,屋里一片黑暗,现在又是冬季了,今年的冬季也很冷,和那年一样温度达到零度下,那年是张璇的生日,而今天,将会成为张璇的祭日。
他想着,又想哭,他声嘶力竭的调动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可怎么也哭不出声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念这句话。
去他妈的拯救世界吧,没有她,这个世界跟我有什么关系。
都是他们,都是他们不肯尽力,一定是那些医生没有尽力,这个世界不值得我拯救,他们都该死。石佳明的悲伤变成了愤怒,无比的愤怒。
这时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
“怎么不开灯啊。。这么冷也不点个炉子。。。”
石佳明没有抬头看这个人,但门外走廊的路灯照亮了这人的背影,他的影子投向石佳明的方向。石佳明的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变化晃得睁不开。但他没有用手去遮挡,任由走道里的光线射入他的眼睛,他的眼前一片花白,就好像眼前这花白能够夺取他的性命一样,他盼望着就这样死去,他也不想活了。
“石博士,是我,阿东。”
见石佳明没有回答,他又继续说道
“上面很重视这件事,已经成立专案组调查了,相信不久就会给您一个交代。”
“交代,交代有什么用?他们能还我爱妻的命吗?”
石佳明的眼球开始充血,像黑夜里死死盯住猎物不放的野兽一样,死死盯着阿东。
石佳明也知道这不关阿东的事,最后尚存的一丝理智控制着他快要崩溃的内心。
“石博士,这诺大的世界,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像你这样的人不多,有些东西你做次品无伤大雅,但救命的药品也造假,确实很不应该。但这也只是猜测,上面也在查。只是人死。。。。。”
没有多余的寒暄,他的话句句直入主题,句句像一把利刃反复的贯穿他的胸膛。
“我知道人死不可复生。。。。。”
石佳明那嘶哑的声音,可能已经痛哭过无数次了,现在只是能发出声音,却已经听不太清楚他在说什么。
“不。。。我想说的是。。。人死亦可复生。。。”
石佳明突然愣住了,他不敢相信阿东说的每一个字,像不认识这个人一般,脸上充满了惊异。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石博士,您的妻子,已经被送到了国内最大的液氮冷冻中心。他们说,现代的医疗手段已经救不了您的妻子,但也许未来可以。”
“液氮冷冻中心?”
“对,您一直不作出决定。怎么处理你妻子的事儿,所以就有人替你做出了这个决定,为的是给您留一丝希望。毕竟,您是国家重要的人才,不能就这样垮掉啊。”
“液氮冷冻不是什么新鲜事,可这有什么用呢,就算未来的科技能复活她,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说道这里石佳明好像想起来什么,嗖的一下从藤椅上弹了起来,走到阿东面前,眼镜睁到了非常夸张的地步。
“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GZ315!这个模型,这个分布式的大脑神经元模型,只要找到扫描精度足够的设备就可以实现。我可以提取记忆,璇璇的,甚至是我的。”
石佳明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梦呓一般的自言自语到。
“石博士,您说的这些,听起来有点像逆天行事。”
石佳明没有理会阿东的话,站在房间的黑暗处,没在发出一点声响,呆呆的站在那里,像个木桩定在那里一样。阿东怎么喊他也无济于事,最后只有把一张纸条放在他旁边的桌上,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石博士,是这个冷冻中心,地址我放这儿了。”
阿东走了几步,又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石佳明。
“石博士,上面的电话是我的,需要我帮忙话,随时找我。”
阿东走了出去,关上门,留下石佳明一人在这黑暗的房间里。
屋里的光线很暗,看不清纸条上的字,石佳明紧紧的拽住那张纸条,顶在自己的胸口,整个人靠着墙角蜷缩成一团。他又哭了,嚎啕大哭。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不是悲伤,也谈不上欢喜。他只是想哭。
他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守护自己的信仰一样,死死的拽住自己的圣经生怕被人抢走。
他用几乎嘶哑的声音,说道
“璇璇,等我,我们,一起去未来。”
本文由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作者:xixuesky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头等仓APP下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