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大闹天空?雾计算如何冲击云计算市场!!

本文是第一篇专门讨论云技术市场和雾计算参与者的作用的文章。今天,云服务和数据存储带来的机遇正在改变业务流程,它们的影响就像曾经计算机的引入一样大。但对于企业而言,仍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尚待解决:如何为云技术提供可扩展性。
头等仓APP下载

雾计算是如何冲击云服务市场的

本文是第一篇专门讨论云技术市场和雾计算参与者的作用的文章。

今天,云服务和数据存储带来的机遇正在改变业务流程,它们的影响就像曾经计算机的引入一样大。但对于企业而言,仍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尚待解决:如何为云技术提供可扩展性。

随着IT行业负担的增加,云技术变得越来越昂贵,并且占据很大一部分的业务收入。公司需要的算力越大,租用云基础设施的成本就越高。

云供应商服务的高成本是由于他们花费了大量资金用于创建数据中心,创建网络基础设施和购买服务设备。

现代云技术有两个关键方面:技术和经济。技术方面在于,过去所有的计算工作都是在公司网络的本地计算机上完成的,但现在可以将这项工作“外包”到数据中心。如果以前用户在每台计算机上安装了Microsoft Office,那么现在他们也可以访问Google Docs和Office 365云服务。这些服务远程操作,与计算机没有直接关系,所有操作都在浏览器或远程服务器上执行。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这种根本性的转变显示出这样一个事实:几乎在每个领域,我们都在目睹从所有权模式到临时使用模式的转变。最鲜明的例子是共享汽车,IT行业也正在经历相同的过程:虽然早期产品是以一次性付款的形式出售的,但现在它的模式变成了包月订阅。这意味着资本支出——购买软件的一次性资本支出——正在被运营支出(即每月运营所需的成本)吞噬。

使用云服务模式

B2B模式无疑体现了云解决方案供应商与商业之间的相互关系。传统的预部署解决方案,公司通过在办公室内或者托管数据中心购买服务器并下载。但是,对于固定数量的资源,该交易在一段时间内会产生大量不必要的一次性支出。也就是说,如果一家公司计划在一年内将服务器上的工作量增加10倍,那么它将立即购买相应数量的设备,但在没有需要的时候这些设备将被闲置。如果这家公司使用云供应商的服务,那么它可以主导在这方面的开支:根据需求随时增加或降低花费。这样,使用服务器可以为企业提供比直接拥有个人计算设备更灵活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云供应商可以长时间使用硬件:该设备的使用寿命大约为10年,因为它将用于不同的任务,这将延长其使用寿命。与此同时,大部分办公室的硬件使用寿命为三到五年,之后就过时了,无法适应日新月异的需求。

云技术有三个基础分类:基础架构即服务、平台即服务 、软件即服务。

l  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这是基础设施层面的服务,基本上是专有云的替代品。在这种情况下,客户从供应商处租用云服务器。

l  PaaS(平台即服务):这是一个拥有最低预配置软件的服务器。 它可以是数据库,或者例如用于处理特定类型计算的服务。 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无需担心如何扩展业务或进行备份——他们会收到预先配置的解决方案。

l  SaaS(软件即服务):这是一项发展成熟的服务,其中最好的例子是Google Docs。

云服务供应商

超过一半的市场由三家公司组成:亚马逊网络服务,微软Azure和谷歌云平台。在全球范围内,他们在云服务器和数据存储市场上没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竞争对手主要出现在区域市场。全球云平台的数据中心并未真的遍布全球。如果你想要快速获得此项服务,例如在中国,你可以选择云服务的区域供应商。由于需要遵守存储个人数据的法律,例如欧盟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该法律于2018年5月25日生效,因此也需要在区域层面上寻找解决方案。

还有一些公司在市场上为企业提供单独的物理服务器,如SoftLayer,OVH,LeaseWeb和Hetzner。但这或许会看起来很奇怪,我们在云市场上看到的整合并没有在裸机市场上发生,或许是因为能够提供像这样巨大优势的某种创新上层结构是不存在的。

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类云服务供应商:提供廉价虚拟计算机的公司,例如Digital Ocean和Vultr。这些公司以3美元到5美元的价格提供虚拟计算机,但这是一个利润很低的小市场。Digital Ocean提供150万至200万台同时运行的虚拟机,平均每个单元的价格达到10美元。按照云市场的标准,2017年总量增长了29%,达到一亿一千七百万美元,然而这个数字并不值得一提。在这一亿一千七百万美元中,约有2500万美元由IaaS占据,PaaS约为1700万美元,其余为SaaS。 然而,60%的市场位于美国,尽管在2016年这一数值略高一些——为62%。这也意味着云技术市场现在正开始在其他国家积极发展。

至少在计算基础设施从私人计算机和内部公司网络到云服务转移的角度来看,从资本支出转向运营支出的经济模式,还处于萌芽阶段。如果在美国已经有60%到70%的公司进行了这种转变,那么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这个比例为10%到20%。在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只有技术最先进的电信公司才刚开始执行这项计划。

这一切都表明,现今IT装载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转移到云端。此外,值得注意的是,IT是唯一一个显示出稳定同比增长的经济领域。 2018年4月,Gartner的分析师公布了全球云资源市场的研究成果。2017年,多亏了IaaS基础设施服务和SaaS提供的软件,该领域增长了30%以上,消费者和公司通过公共访问提供的云服务的总支出为一亿五千三百五十万美元,2016年为一亿一千八百万美元。此外,据统计,IaaS解决方案的销售额从2530万美元增长到3000万美元,SaaS和PaaS分别从3860万美元和720万美元增长到6020万美元和1190万美元。

根据我们的估算,亚马逊拥有不少于100万台服务器。还有大量的裸机供应商,每个供应商都有150,000到300,000台服务器。但这个数量的硬件不足以与普通用户使用的个人计算机的数量或主动用于挖矿的硬件数量进行比较。在下面,我们要讨论它们的效率问题。

SONM平台提供已经开始运行的可用硬件容量:用于雾计算的个人电脑,服务器和矿池。创造它的目的是为了有效利用所有庞大的基础设施:它是一个用户可以“出售”其设备的计算资源市场。在这种方法中,消费者不需要花钱购买新设备和创建数据中心,而是利用个人电脑拥有者和服务器的聚合算力来解决他们的计算工作。因此,雾计算模式将成为亚马逊和谷歌服务器的替代品,并将解决因所在地数据存储而引起的法律纠纷。

Oleg Lyubimov是SONM的首席运营官、开放雾联盟成员。

本文由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作者:Gisele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头等仓APP下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