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罗社区赞助的Purism手机项目消亡

对开源开发人员以及前Purism首席技术官Zlatan Todoric的采访随着早期的一批Librem 5智能手机陆续从“Aspen”发货,以及最近Reddit上关于Librem 5的讨论提及了Zlatan Todoric,于是他同意接受Phoronix的简短采访。
《财富代码》-深度分析、挖掘区块链价值项目,https://www.first.vip/hodl

对开源开发人员以及前Purism首席技术官Zlatan Todoric的采访

随着早期的一批Librem 5智能手机陆续从“Aspen”发货,以及最近Reddit上关于Librem 5的讨论提及了Zlatan Todoric,于是他同意接受Phoronix的简短采访。

目前Zlatan Todoric已从Purism离职,他是2015年加入Purism的第一批员工,当时公司主要负责Linux笔记本电脑的物流,之后决定开发主打隐私的智能手机。自2018年9月他就离开了团队,这也意味着他的保密协议到期。任职期间,他也同时是一位Debian开发人员和其他自由软件项目的贡献者。以下是针对Zlatan的访谈。

感谢Zlatan Todoric今天抽空来回答我们的问题,你介意评价一下自己在Purism担任首席技术官的经历吗?

在学生时期,我的专业是机械工程,专攻机电工程(以及收集关于机器人和仿生学的知识,这是我当时的热情所在)。经历一些事情后,我把兴趣完全投向了FLOSS(注: Free/Libr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自由开源软件)领域,尤其是Debian操作系统。之后,我主要从事编程工作,起初是网络和游戏开发,然后是系统管理,到后面是纯系统和应用程序编程,这些工作经历反映在我接下来的几年工作当中。

在那段时间里,作为一名FLOSS青年,我渴望突破专利世界的界限,开发免费软件和硬件,不受任何私有IP工作的默认限制。最后我与Purism的创始人Todd聊了会。

我想确保Purism成为FLOSS的堡垒,成为苹果的竞争对手(这是我从第一天加入后的所有动力与信念)。第一天加入时,Purism只有一位开发人员,一位系统管理员,另外就是Todd了。还有一些闲杂人员,所有人都没有报酬,也没有事可以做。不过同时,我可以自由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收集了大量信息,发现当时的PureOS并不是一个独立发行版,只是一个有着不同壁纸的Debian仿版,并没有真正的档案库、更新和开发。而且Purism使用的是不可靠的服务器主机,使用有漏洞的Wordpress来制作网站。Cloudflare(阻止洋葱路由,遭到了用户的反对,虽然Cloudflare是一个以隐私为导向的公司,但阻止洋葱路由的访问就不正当了),没有任何形式的备份,而且还被许多人指出网站上有大量虚假声明。

我开始修复网站(编写洋葱路由白名单的脚本,并将网站搬到另一个供应商服务器上,最终脱离Cloudflare,更新整个基础架构,纠正网站上的措辞,毕竟这是公司的面子工程),一边给开发人员下达明确的指令,创建并自动化销售后端(之前完全靠手动),一边开始面试员工。面试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们给的薪水只有1000美金/月,只有几个人能够接受。还有员工的薪资甚至低于这个水平。但我坚定地认为我们能熬过去并做出一些伟大的事情,于是人员上岗了。公司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开发人员Matthias Klumpp,他着手培养了一个适合PureOS的基础架构(Klumpp在我接触Debian时便相识了,他是一位极富创意的青年才俊,喜欢做一些创意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同时他拿到了神经科学硕士学位)。

此后,我们增加了销售人员、支援人员、系统管理员,工作也变得更加严肃认真,也有了小小成就。这对于我们而言意义非凡,因为在大多数客户心中Purism已经延迟发货2年,人们感到不满也是应当的,这是能理解的。我们夜以继日地工作,但Todd的合作伙伴(一家南旧金山的,组装Librems的公司,同时还是一位中美贸易商,将中国生产的零件运到加州)几乎对我们不闻不问。尽管面对重重障碍,我们经营的业务还是获得了几个月的盈利,于是我们聘请了一位作家,将网站上的文字变得更加简洁明朗,去掉了虚假新闻,文采也符合我们的品牌秉性(至少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我们还邀请了作家的朋友,后面他做了著名的重启端口,为我们的公关带来了很大的便利。我们开始加薪,又增加几位人手,公司运营状况逐渐好转。甚至与Todd商量把公司转变为社会目的公司。

这个时候,Todd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几乎没有人与他交流,但他每周都在不断招聘新人,很多都是财务人员。所以Purism的Coreboot开发人员基本都是我招进的。那是一段很有干劲的时光,我们开发了很出色的作品,公司氛围也很温馨,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甚至我们开始在周边聚集和培养起自己的社区。

也是这个时候,Todd更加投入工作了,愈来愈注重微观管理,开了多次会议,发表多次讲话,但很多时候都是自说自话,不切实际。比如“我们即将宣告XX以及YY,我们必须维持XX的增长,因为我们迫需资金等等”。对此我们经常计划推迟,不仅这些计划太大致使推迟,而且没有兑现承诺破坏了公司的形象。结果导致我们一直在做损害控制,事态变得严峻起来。后来又新来了几位新人,之后人数开始下降。

后来Todd提出了手机项目,一年前我在社区的协助下对手机项目做了研究,当时我们提出了可能的硬件方向,我也为手机项目设定了资金和时间计划。我的计划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但有一个反对声音“不,我们还没有准备好”从Todd那里传出来,现在又提出一个月的时间完成手机项目,我们开始尝试各种方式开启手机业务。

那段日子压的我喘不过气,整个项目期间一些员工的工资被削减(其中包括我,虽然后面偿付了承诺的奖金),但手机业务状况还是不断恶化(符合我们大多数人的预期)。之后Klumpp和我提出让KDE社区加入手机项目,因为他们有Plasma Mobile(一款开源手机用户界面)项目,这是一种务实的态度看待手机操作系统基础的方式,Todd认可我们的提议,让我们与KDE达成合作。当时Todd是Plasma Mobile的用户,但后面可能没有使用了。总之,这是一个绝妙的决定,我们获得动力,此后,Todd与GNOME、Matrix和Monero达成合作。

我确实问了Todd好几次他是怎样得出150万美金这个具体数字的,而且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完成手机项目(前面提到是一个月)。真实的答案只有一个,即“每台手机售价300美金,一些公司说他们会购买,即使我们的产量只有5000。”但需要提前计划手机的部件、外观等等,不然到头一场空。算上投资,已经比原计划落后一年,我不想提这些的,但自认自己说的“没毛病”,我感到非常难过。

项目按照目标完成,我把奖金让给了两位薪水最少的员工,我们组建了一个手机团队。从那时起,基本上分化为两个Purism小组,一个是我为主的原来小组,另一个是我几乎没有互动的手机小组。事态愈发紧张起来…Coreboot开发人员离职,后面两周陆续更多人离职,压力不断扩大(我的工资已压缩为半年,令我更加头疼了),于是我内心更加坚定了——自己真的尽心尽力为手机项目工作,在很多层面上我反对这个项目,各方压力不断积压(3年来我基本上每日工作18小时,才造就了Purism),于是我提出了离职申请。

我发现Reddit上爆出了Purism内部叛徒,而我也在名列当中。事实我并不是那个小组的一员了,前面我已经离开了这个小组。但当然,激发了公司的顾虑,所有整个小组都被解散了。Purism的状态极不佳,在我离开之际,内部已经矛盾重重了。譬如夸大Librem One项目的数字,我认为当时Alan Pope已经发现了苗头,于是大声反对。

我对项目的结局感到难过,但我对项目的某些方向仍心存希望,但这些方向不是社区会赞同的。FLOSS世界的苹果要择日才能上市了。

作为Purism的首席技术官,你最自豪的成就是什么?

这个问题难倒我了,我最自豪的就是,聚集这么一群人,用如此少的资金做出这么出色的事情。我们是一个有着大目标的快乐小团体。其实FLOSS世界并不缺少匹敌苹果、谷歌或任何巨人的实力,我们只是缺乏资金来团结集体。多年来,我遇到了很多有才能的人,我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如果有资金支持,我们就可以创造奇迹。

技术方面,我认为Corebooting Librems对社区,比如System76,以及在Coreboot上工作的大公司造成了较大影响。这点也是我们值得拥有的(特别要褒奖一下服务器人员Trammel Hudson和Ron出色的Linnux引导功能)

是什么致使你离开了Purism?

如前所述,紧张的工作氛围,我不想成为一个内心反对手机项目表面却心照不宣工作的人,尤其反对公关。如果我渴望的东西到头来是假的,我会被惹毛的。

在竞争激烈的笔记本电脑/硬件领域,处于下风的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在中国没有利用好资源,销量非常关键,每个月只有几十到几百个订单,这对于公司业务没有什么帮助。也就是说,Librems的价格被严重高估了,因为Purism从未想要做笔好买卖,南旧金山的合作伙伴利用了这一点,所以Purism Librem卖出了高2倍的价格。如果价格理性点,Purism不仅财务上会有所改善,也会获得更多的关注,也就能获得更多的订单,带来更多愉快的客户。在手机领域创新并不难,因为大公司并没进行真正创新,他们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因此要超越这些大公司并非难事,但很难忽视数量杠杆的作用。

考虑到Librem 5、Jolla/Sailfish、PinePhone和其他努力,您如何看待智能手机上的Linux的未来?

我已就Librem5发表了评论,而Jolla有着不光彩的过去,就我所知Sailfish仍未对众开放,所以不在讨论的范畴,但PinePhone是大家不容忽视的。我认识PinePhone背后的主负责人以及参与项目的开发人员。PinePhone这个项目非常认真,未来几个月的发展趋势并不重要,但从我所见所感,PinePhone会成功,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继续开发下去(Purism正是缺少了这一点),而且PinePhone与社区非常融洽。PinePhone是一个真正的社区项目,在中国发展唯一的好处是,有硬件生产的价格优势。基于PinPhone有更前沿的策略(PinPhone公司知道背后的人知道生成一部手机需要的知识,以及联网需要哪些部件等),坐拥一个活泼的社区以及标注理性的价格,PinePhone正在使Linux手机成为FLOSS社区的一种标准。之后,他们只会越来越好。

本文由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作者:筋斗云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财富代码》-深度分析、挖掘区块链价值项目,https://www.first.vip/hod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