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ash商标谈判不仅仅是一个Logo

Zcash商标谈判不仅仅是一个商标而已 由Zook Wilcox领导的ECC公司周三(11月6日)正式与Zcash基金会(ZF)共享zcash商标。
头等仓APP下载

Zcash商标谈判不仅仅是一个商标而已
Zcash商标谈判不仅仅是一个Logo

由Zook Wilcox领导的ECC公司周三(11月6日)正式与Zcash基金会(ZF)共享zcash商标。

知悉商标谈判的消息人士告诉CoinDesk,整个谈判比双方最初预期的都要复杂,尤其是在相互否决商标的使用方面。

尽管在一些观察家看来,品牌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但这一谈判过程却花了数月时间——成为了匿名币去中心化愿景的风向标。

周四,ECC宣布:“这是一项新协议,似乎还没有先例。”

“任何一方都没有独立权力来声明Zcash的特定链可以被称为Zcash。双方必须达成一致,任何一方都不能单方面凌驾于社区的意愿之上。”

上周,Wilcox 告诉CoinDesk,zcash商标的谈判在情感上是痛苦的。他把这比作看小鸟离巢。

“作为个人,我忠于zcash,永远不会停止为zcash工作,以及让它为人类带来意义,”他说,“作为ECC,当然,我们只能在社区雇佣我们的情况下为社区工作。”

自从2016年Wilcox的初创公司率先推出Zcash匿名币以来,Wilcox一直是Zcash实际的公众代言人。对他而言,商标谈判意味着Zcash“迅速发展到我无法让某事发生或阻止它发生的程度”。

然而,很难想象这个非营利组织(zcash基金会)与ECC完全分离后会是什么样子,因为zcash的创始人现在是它的主要资金来源。

Wilcox个人获得了丰厚的Zcash创始人奖励(即将部分新挖出的代币分配给创始团队)。

Wilcox和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一起向独立的Zcash基金会捐款,基金会作为一种独立于盈利公司ECC之外的制衡实体存在。几位具有学术头脑的zcash联合创始人,如安德鲁·米勒( Andrew Miller),成为了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

Wilcox说:“我已经承诺一半的资金将用于资助基金会。”

然而,据Zcash基金会主任乔什·辛辛那提(Josh Cincinnati)说,即便是出于好意,这场标志性的斗争也是去中心化政治成长烦恼的一部分。

辛辛那提告诉CoinDesk:“你每天都必须做出这些小的战术决定,这些决定可能会削弱你已经习惯或感到舒服的力量。要想正确地掌控局面,需要冒很大的风险,需要社区的信任。”

治理

尽管许多加密人士仍然向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和约瑟夫·卢宾(Joseph Lubin)寻求资金和文化指导,但zcash社区公开表示,它希望创建一个不同的治理结构。

至少有四名独立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提交了自己的公开提案,要求在2020年10月对Zcash网络进行升级,届时原创始人的奖励资助机制将到期。

奖励制度不会自行失效。事实上,两家主导网络开发的公司(ECC和ZF),将推动必要的升级,社区将采用这种方式来改变现金流的流向。目前社区正在努力解决这些资金未来的去向问题。

“我们希望他们(ECC)使用相同的数据,如果出现分歧,我们将与ECC一起解决问题,”辛辛那提表示。“如果用户不喜欢这个结果,他们当然可以离开。但无论是ZF还是ECC都不能无视社区的需求。”

根据提案和社交媒体的讨论,社区想要的是一个和平的权力转移,从仁慈的领导人到一个参与性的共和国。从几个世纪的政治历史来看,这往往是一个最困难的过程。

Wilcox说:“zcash独特的治理模式是社区驱动和自我融资。任何非自筹资金的项目都有被抓的风险。”

提案

有几项提案建议,新的开发者基金应该由一个新的第三方委员会管理,由民主投票选举出委员会成员。

“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没有这些利益冲突的实体。(董事会成员)实际上有投资经验。”Autonomous Partners的创始人、ZEC股东和提案作者Arianna Simpson告诉CoinDesk,“虽然我欣赏学术视角和专业密码学家在社区中的重要性,但我认为,就技能而言,这还不够。”

问题是,这些新的候选人和选民将来自哪里?据Zcash基金会公关经理索尼娅·曼恩(Sonya Mann)介绍,2018年,约有64名社区成员参与了基金会董事会的选举,这一过程中,基金会做了大量的宣传和工作。

曼恩告诉CoinDesk:“如果我们有一个健全的、反对匿名的投票系统,那么我们就不会有这次对话了。”

另一方面,辛普森明确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ECC和ZF都将获得资金。

她说:“我认为人们对Wilcox的某些敌意是有误解的。”毕竟,在过去2018年的选举中,她是Wilcox个人提名的基金会董事会成员。(最终,选民们选择了Clovyr的首席执行长鲍迪特(Amber Baldet)等人。)这些天来,辛普森通过参与公共论坛,继续在社区治理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辛普森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角色应该淡化,但现在还不是时候。zcash的风险在于没有人在做这项工作。我认为,所有这些工作都需要以一种中心化的方式来完成。”

事实上,Electric Capital今年8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只有不到40位开发者定期向zcash做贡献。(相比之下,研究发现比特币通常有100多名贡献开发者,而以太坊有大约1200名开发者。)如果zcash想要蓬勃发展,需要在不削弱现有团队的情况下显著增长开发人数。

另一位提案撰写人、风险投资公司Placeholder的克里斯•伯尼斯克(Chris Burniske)告诉CoinDesk:

“(ECC)是该领域最有才华的技术团队之一,他们理应得到资金,致力于兑现zcash协议的承诺。”

不断进化的有机体

Electric Capital联合创始人Avichal Garg告诉CoinDesk,zcash社区正在寻找其他区块链——比如比特币、以太坊甚至decred——来学习治理经验。他将加密社区比作由其所处环境所定义的进化有机体,他说:

“比特币发展和成长的环境已经改变,即使现在比特币还存活,我不认为zcash会像比特币,也不会像以太坊,有一个基金会、ConsenSy和数千名开发者。” (头等仓注:ConsenSy是以太坊一个全球性区块链公司,开发企业级应用、投资初创公司、构建开发者工具和提供区块链教育)

加格(Garg)说:“退一步说,早在比特币获得公众关注和进行市场活动之前,比特币社区就已经分化了。以太坊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因为像卢宾和布特林这样的联合创始人把宣传放在首位,并自掏腰包鼓励外部实验。Wilcox或许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只是财富少了一些。”

crypto development studio Thesis的首席执行官马特•罗戈(Matt Luongo)在谈到比特币时表示:“一定会有一个链(比特币)说,‘我们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价值存储链’。我认为这对zcash来说是一个机会:‘看,我们是不同的。我们不仅是教授币或研究链,我们还跑在隐私技术的前沿。’”

但是Placeholde的Burniske说认为:还需要另一种成分。

Burniske 表示:“正如以太坊向我们展示的那样,这些网络依靠第三方投资蓬勃发展,推动网络发展的不仅仅是技术。要获得第三方投资,你需要让这些第三方发出自己的声音。zcash社区正在试图找到最好的方法。”

与Decred不同,一个小规模的加密社区在不依赖仁慈的领导者或公司结构的情况下,能够支撑几十个开发者,“但企业可能适合稍微中心化一点的治理形式。”

Burniske表示,Decred和zcash都是不错的价值储存方式,但zcash由于使用了zk- snark的匿名性,因此它有许多有趣的商业和企业应用。

无领导吗?

尽管在zcash如何发展的问题上存在不同的观点,但作为加密领域的一个真正的异类,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认为,迄今为止Wilcox在引导匿名币发展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似乎也有一群活跃的人想要参与Zcash这个开源项目,大约200人参加了6月份的zcash年度会议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然而,有些人希望Wilcox最终能扮演一个不那么重要的角色。“要让[zcash]真正发挥作用,这一点他做不到,” Electric Capital的Garg说。

Wilcox总结说,让zcash发挥真正作用一直是我们的目标。

原文来源Coindesk, Leigh Cuen,翻译由头等仓(First.VIP)提供,转载请保留文末信息。

本文由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作者:Eleven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资讯平台头等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头等仓APP下载

发表评论